edf壹定发

当前位置: edf壹定发» 资讯资讯» 媒体报道»

内蒙古呼和浩特奶牛规模化养殖调查

【字体:

  伤心谈不上,高兴更不靠边。卖掉最后的几头奶牛,陈三有将从此彻底告别从事了近20年的奶牛养殖行业。从散户养殖到奶牛小区再到现在规模化牧场,用陈三有自己的话说,自己经历了首府奶牛养殖业的黄金期、阵痛期和转型期。“如今,散养奶牛效益比较低,难以满足奶农收入希望,这是越来越多奶牛散养户放弃散养奶牛的直接原因。”陈三有坦言,其实早在去年自己就开始琢磨“退出”的事儿了。“自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以后,从事散户养殖的人就越来越少了,现在全市也没几户了,我算是坚持到最后的一批人吧。”陈三有自嘲似地笑了笑说。

  陈三有只是呼和浩特发展奶牛养殖业以来众多散户的一个缩影。而“坚守”的陈三有也见证着首府奶牛养殖业的发展历程。其实,陈三有退出的背后是首府呈现加速“抱团”的规模化养殖趋势。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自治区今年散养的荷斯坦奶牛仅有56.9万头,比去年同期减少41.6万头。同时规模化养殖的奶牛增加32.5万头,规模化率也从去年的52%上升至目前的71%。而截至目前,呼和浩特则有奶牛存栏数58万头,规模化水平达到95%以上。内蒙古自治区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于光军表示,淘汰奶牛散养户,走上规模化养殖已经是趋势,“奶牛职业化、标准化、集约化饲养是乳业发展的基础,也是今后奶牛养殖业发展的必然要求。”

  谢幕的散户养殖

  “年底前,把牛处理完,收摊不干了。”今年以来,这个想法时常出现在陈三有的脑海中。

  说起此事,陈三有表示,并非自己不愿意养牛,而是市场大环境让他不得不做出“退市”选择。“从起初的信心满怀,到后来有些丧气,直至失去信心。”他说,多年来,他养的奶牛所产的牛奶一直在本地消化。虽然没有运输成本,但牛奶卖不上价,奶款回收也不及时,时常出现资金周转困难。

  “‘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大品牌的奶业企业纷纷探索奶源管理模式,为加强奶源质量的控制,只与具有一定规模的奶牛养殖牧场做买卖。”在奶价走低又无法找到“大树”依靠的情况下,迫于饲料价格、人工成本不断提高的压力,陈三有不得不面对去与留的抉择。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呼和浩特有不少像陈三有一样的奶牛养殖散户感受到了这股寒流,因此,很多规模较小的奶牛养殖户早已变卖奶牛退出了市场。

  “养牛红火那几年,呼市很多村子家家户户门口都有几头奶牛。近几年,随着原奶收购标准提高,养殖数量较少的奶牛养殖散户纷纷被淘汰。”陈三有告诉记者,从这两年开始,一些拥有五六十头奶牛、小有规模的养殖户,因为没有形成规模化,也开始面临被淘汰的危险。

  陈三有所在的土默特左旗,作为全国闻名的奶牛养殖大县,奶牛养殖业已成为该旗农民增收的主要来源之一,早在几年前,土左旗政府就提出了打造国家级精品奶源基地的战略目标,通过政策扶持和招商引资,加快奶业的升级转型;通过科技创新,推动奶业可持续健康发展。

  不同的是,土地还是那片土地,奶农还是那些奶农。然而由于理念的灌输与创新,奶业的变革已悄然发生……

  11月初的土默川平原,天气还不冰冷,日照充足,这个时候也是奶牛养殖场相对悠闲时期,奶牛的产奶量高且稳定;饲草料存储、奶牛防疫等工作也都接近尾声。老龙不浪村的玉红牧场,是一家正处于由养殖小区升级转型为规模化养殖的牧场,在这里记者看到,好几个牛舍正在改造当中,使用落后设备的挤奶厅已经停用,一些新设备已经安装完毕,牧场东北角上的操作间里,一台新型的饲料自动搅拌机正在作业,之前使用的粗饲料玉米秸秆,已经被“豪侈品”青储和苜蓿、羊草等饲草料代替。

  在饲料操作间,正在给自家的牛准备饲料的奶农丁三换,则是满脸愁容。丁三换告诉记者,他养牛20多年,最好的时候养了20多头奶牛,自从村里有了养殖小区,他家的牛就一直在这里集中饲养,如今奶价从每公斤3.2元降到每公斤2.8元,养牛挣不上钱,自家的牛也卖得只剩下3头奶牛。

  “如果行情不涨,这3头也得卖了。”丁三换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头奶牛,从出生到产奶,要经过三年时间。这三年间,每一头奶牛要投入近两万元。按每头奶牛主要“服役”的三年来算,每年的产奶时间大体为10个月,每头奶牛每年产奶量在5吨左右。平均来算,每公斤牛奶的各项成本加起来在2.8元左右。因此,奶价过低,养殖户根本赚不到钱。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像丁三换这样的养殖散户,在呼和浩特周边的村镇已经不多见了,散户已经逐渐退出了奶牛养殖业这个舞台。

  “一些奶牛散养户养殖规模小而分散,饲养设施简陋,奶牛生产效率不高。此外,一些奶农学问水平低、疫病防治常识匮乏、安全生产意识淡薄,使得牛奶的质量无法保证。”内蒙古自治区社科院研究员韩成福告诉记者,中国的养殖行业正处在转型期阶段,特别是呼和浩特市的奶牛养殖业要想快速稳定发展,就要推进其生产方式的更新转变,从这个意义上讲,农户散养也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规模化养殖将取而代之。

  转型的奶牛小区

  奶牛养殖小区作为早期规模化养殖模式的前期产物,曾几何时,在散养比例较大的我区曾一度非常流行。其形式是,一般通过政府主导、大型企业投资、个人出资等方式,建设标准化奶牛养殖小区的基础设施,提供挤奶、防疫等统一服务,吸引散户奶农入住。

  但是近年来,随着呼和浩特奶源建设转型步伐的逐渐加快,养殖小区这种建立在低层次基础上的养殖模式开始越来越不适应新形势的发展,在奶牛饲养质量和原奶品质把控方面的弊端也越来越大。

  “对于绝大多数养殖小区来说,实际上还是‘集中散养’,只是将散户集中到小区居住而已,养殖户自己养殖自己的奶牛,养殖方式依然粗放。”陈三有直言。

  “由于事实上,养殖小区在饲料购置和奶牛喂养方面难以做到真正的统一管理,因此原奶的品质并没有比散户喂养有质的飞跃,反映在奶价上,和规模化牧场相比仍处于较低的水平。”土左旗奶源监察大队大队长刘利平告诉记者,由于养殖小区的管理者往往只注重牛奶出产多少和价格等眼前利益,加之奶牛饲养回报周期较长,使其接受新技术的能力相对较弱,一些现代化的饲养设备不愿购买,一些先进的管理理念则不愿推行,也造成许多养殖小区经营难以为继。“而转型为规模化牧场后,由于实现了业主产权与经营管理的统一和原料奶生产各环节的集中统一,在饲养理念上牧场主会更加注重可持续性,因而舍得投入巨资,升级改造设备,从而提高生产效率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刘利平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实,早在“三聚氰胺”事件后,市政府就在扶持奶源建设的政策上进行了调整,开始重视由量到质的转变,明确表示不再提倡小区养殖,而是鼓励企业或者个人投资建设规模化牧场。对现有的奶牛养殖小区则是鼓励养殖户通过买断、控股、入股等方式向百头以上家庭牧场转变。“在规模化养殖已经成为趋势的形势下,呼和浩特现存的奶牛养殖小区在相关管理部门要求下陆续完成小区转型牧场准备工作,在此过程中一些小区成功转型,而另外一些则退出奶牛养殖市场。”刘利平说。

  与大多数难以为继的奶牛养殖小区不同,在玉泉区后毛道村的万牟来牧场,却未感受来自市场的压力。

  记者看到,作为一家由小区转型的牧场,该牧场内道路整洁,设施齐备,饲草库、TMR、青贮窖一应俱全,一栋今年投资100多万元的崭新现代化牛舍已经投入使用。在众多养殖散户、奶站乃至养殖小区都纷纷叫苦的时候,这家牧场,平静如常,运奶车每天准时来拉奶,一切都井然有序。

  万牟来牧场负责人胡志亮告诉记者,牧场目前存栏奶牛350多头,日产奶量两吨半,全部供应国内一家大型乳企,奶价每公斤4.1元。

  在胡志亮的办公室内,各种规章和相应证件都齐全,桌子上摆放着最近两天乳企检查人员的巡查记录,清楚写明了对方检查的各项指标以及调整意见,在落款处,双方都有签名。胡志亮说,乳企的检查人员每天都来,对牛奶取样、对饲料取样、对牧场环境提出整改意见。

  胡志亮的牧场建于2005年,“三聚氰胺”事件的发生也让胡志亮意识到,规模化养殖和规范化的管理才是奶牛养殖业的未来。

  虽然牧场目前的效益不错,但胡志亮认为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下一步牧场还要在控制成本和提高效率上下功夫。胡志亮告诉记者,前不久,牧场高价引进了一套奶牛活动量信息采集系统,通过绑在牛腿上的计步器和一套计算机监控系统,来精确分析奶牛一天耗了多少能量、有没有发情、饮食正常不正常等,从而为奶牛的生殖繁育提供了更准确的监控,避免出现纰漏,错过配种时间。“购进这套系统共投入了10多万元,从目前的效果看,还是非常不错的。”胡志亮说。

  胡志亮告诉记者,在他下一步的规划中,以目前牧场的条件,奶牛存栏应发展到500多头,日产奶量达到3.5吨,将来还要自己做巴氏奶、发展订户,向牧场直送式服务转变。另外,尽可能改变目前高投入高产出的饲养方式,走降低成本之路。玉米秸秆的深加工是他现在认真考虑的项目之一……

  从养殖小区到规模化牧场,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却需要实打实的投入。这一点对于沙尔沁乡西此老村计善牧场的老板张计善来说却有着很深的感触。张计善坦言:“养殖小区实际上并没有实现真正的统一饲喂,所以国家鼓励小区向牧场转型,这一点从奶价上就能看到。今后,如果你想继续养牛,就必须要走规模化标准化的道路。”

  对于经营了10多年奶站和养殖小区的张计善来说,转型牧场不仅是换一块牌子的问题,而是需要实打实的投入。从租赁土地到硬件设施改造,按照张计善的计算,没有200多万根本办不到。

  挑战与机遇并存

  在采访中,关于奶牛养殖小区转型为规模化牧场遇到的最大问题,记者听到最多的回答就是资金问题。

  “由于牧场建设土地是非建设用地,银行不予抵押贷款,这让为数众多的牧场也放慢了转型脚步。”张计善坦言,规模化养殖是今后奶业的发展方向,但牧场建设投资大、风险高、回收期长,国家现在虽有规模化牧场建设补贴政策,但补贴覆盖面小、额度少,对整体推进奶牛养殖规模化发展效果不明显。

  “牧场技术管理人才缺乏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韩成福认为,由于运营规模化牧场所需的管理和技术人才难以速成,技术的低下和经验的缺乏不仅会影响牧场的经济效益,也会给牧场未来的发展带来风险。“为此,政府应专门拿出经费,培训职业牧场经理人。”韩成福说。

  “同时,国家还应尽快完善、启用生鲜乳收购价格机制,生鲜乳价格也应根据市场因素、饲草料价格定期调整,使生鲜乳生产、销售各环节利益分配更加合理。明确普通奶站、小区、牧场各自的收奶标准,真正体现优质优价。”edf壹定发动物营养研究所研究员高民也认为,呼市的奶业要想有出路,只能建设高效率、低成本的有竞争能力的奶业,规模化和集约化是必由之路。“规模化牧场的发展方向不会改变,在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不完善的地方,更需要各方监督和鼓励,理顺各种关系,加强常识普及,需要合法、合理、合情地改善与解决。”高民说。

  挑战和机遇是并存的,在高昂的生产成本和低迷的奶价双重压力下,一些企业则逆势而出,整合资源,在呼和浩特奶牛养殖业转型的道路上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助推力。

  今年刚刚成立的内蒙古星连星牧业有限企业整合20家牧场,目前奶牛存栏达到9000多头,日产鲜奶90多吨。内蒙古星连星牧业有限企业董事长李运动告诉记者,在整合牧场的过程中,企业采用了多种灵活多变的模式——直接出资购买模式、托管模式和场地租赁模式。在李运动看来,“现在奶业的困难是暂时的,因为市场对优质奶源的需求还有不小的缺口。”

  和李运动有同样看法的还有内蒙古田牧实业集团董事长刘瑞,他告诉记者,优质的牧场奶其实并不过剩,目前我国的奶牛养殖规模化水平还不高,上升空间很大,在消费层面,我国的人均牛奶消费量仍远远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刘瑞告诉记者,田牧位于和林格尔的牧乐牧场和位于乌兰察布市的美天旺牧场,分别于2014年6月和7月开工,目前两家牧场分别存栏奶牛6000头和4000头。未来三年,田牧将完成投资20亿元,奶牛养殖规模增至5万头。

  对于新建牧场,国土、城建、工商等部门优先、优惠办理各种相关手续,政府无偿提供牧场建设用地,补贴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事实上,为了推进奶业转型升级,给奶源基地建设创造有利条件,近年来,呼和浩特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来帮助牧场建设业主协调解决牧场建设过程中存在的各种问题。而各项优惠政策的实施,也让呼和浩特的奶业发展形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规模化养殖比例从2002年的20%上升到了现在的95%以上。

  据了解,从2001年市委、市政府确立“乳业兴市”战略以来,呼和浩特在不断完善发展思路、创新经营方式的基础上,逐步形成了具有呼市特色的乳业发展模式。据了解,目前,呼和浩特奶牛存栏数达到58万头,规模化水平达到95%以上,奶牛单产水平不断提高,平均单产达到7吨;使用TMR牧场有195个,占全市总饲养量的74.4%。使用DHI技术牧场有18个,占全市总饲养量的15.1%。养殖模式不断创新,形成了多元化投资、多种经营体制的格局;奶业产业化水平的提高,带动了饲料等相关产业健康发展。

  记者从市农牧业局了解到,呼和浩特乳业的快速健康发展不仅有力促进了农牧业结构调整,极大地推动了农牧业产业化进程,对提升全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提高农民收入都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2014年,呼和浩特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2538元,其中奶业方面占40%以上。

  韩成福认为,对于呼和浩特的奶牛养殖业来说,虽然转型为规模化牧场是必须要做出的选择,但面对来自资金、技术、管理等诸多方面的实际困难,“即使在硬件设施上达到了国家规定的标准,但在综合管理水平和养殖效益提高方面,首府的奶牛规模化养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冰海)


官方微信

edf壹定发
扫描关注
了解更多资讯
edf壹定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